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出台在即 销售金额将成为遴选标准|目录外金额

原标题: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出台在即 销售金额将成为遴选标准

导读

以销售金额作为遴选标准成为争议焦点;做好临床用药规范管理的根本措施被指在于医药分开

全文3113字,点击文末链接可畅读全文,也欢迎参与文末评论。

辅助性用药利润空间巨大却又乱象频发,被认为助推患者“看病贵”,并浪费医保基金。自去年12月以来,国家卫健委宣布将出台国家版目录进行规范,监管新政的进展牵动大批药企关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辅助性用药利润空间巨大却又乱象频发,被认为助推患者“看病贵”,并浪费医保基金。自去年12月以来,国家卫健委宣布将出台国家版目录进行规范,监管新政的进展牵动大批药企关注。财新记者从国家卫健委方面获悉,目录当前仍在制定过程当中,具体出台时间未定。“目录形式的主要目的在于明确管理对象,政策初衷是回归合理用药。”但业内对于规范辅助性用药的方式仍存争议。

至今国内并无权威定义,但销售金额大、缺乏循证医学证据、临床使用宽泛的辅助用药在业内也被戏谑称为“神药”。这类药品滥用背后暴露的是国内药品由来已久的带金销售、质量疗效层次不齐等顽疾,中药注射剂就是典型代表。央视焦点访谈在2月24日以“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作出专题报道。拟定辅助用药目录的方式引起行业内外广泛的讨论。以销售金额排名为主要遴选依据、各地层层上报被指缺乏合理性。

辅助性用药新政是在部分省份出台地方目录的实践基础上提出的。2015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加强医疗机构辅助用药管理。昆明、苏州、福建、安徽、四川及内蒙古等六省区市此后曾发布辅助用药目录。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中明确全国辅助用药目录的制定基础就是每省上交的包含至少20个品种的地方辅助用药目录,而遴选原则也是在通用名下,按照相应品种年度使用金额(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由多到少排序形成。

目前“国家版”还未出台。关于各地方是否全部按照通知要求,在2018年12月31日前递交本省的辅助用药目录,卫健委办公厅回应表示,各省的地方目录“差不多”都交了。

卫健委发文之后,业内普遍陷入等待“靴子落地”的担忧情绪之中。关于出台专门目录能否规范、有效、可持续地解决辅助用药滥用问题,不同意见者分歧明显。

该不该出目录?

因辅助用药在国内并没有官方明确定义,以销售金额作为遴选标准成为争议焦点。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浙江省医药协会会长郭泰鸿是以目录形式管理辅助用药的反对者,也不认可把辅助用药作为切口推进合理用药。他曾在行业媒体上撰文,直言“国家辅助用药目录”不可行。

其核心观点有二:一是国家并未给出辅助用药的明确概念,而且在临床治疗过程中,药品起到的主治或辅助角色因具体治疗方案而异,如果地方僵化理解辅助用药临床管理要求,一味减少使用可能影响疾病的正常治疗,以金额排序制定辅助用药目录具有很大的片面性和不科学性;二是实现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和合理用药,仅针对辅助用药,这一目标不能实现,应该将通知中的措施扩大到所有用药,卫健委应该打击的是过度用药问题。

关于过度用药的定义,郭泰鸿给出四个标准:用了不必要的多种药,即品种过度;用了不必要的多量药,即用量过度;疗程已结束仍在用药,即时间过度;在都有效的范围内,选用贵的,即金额过度。“这四个‘过度’肯定能涵盖效果没有、价格很贵的‘神药’,用辅助用药这个概念打‘神药’我觉得不对。”

但支持者认为,就目前的情况看,把销售金额作为标尺是可行方案。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技术评估室副研究员刘跃华说:“标准的话,肯定不可能一刀切。出一个目录并不能一步到位,还需要更好的决策工具来管理。政策效益具有时效性和有阶梯性,之所以要尽快出台辅助用药目录,是因为不合理用药情况严峻。某些地方对辅助用药的管理可能有些简单粗暴,后续还需要更精细化的管理。”

如何做到可持续?

整饬辅助用药滥用问题是在补历史欠账,行业阵痛不可避免。

“就像要过一致性评价一样,其实就要淘汰一批,也必然会淘汰一批。现在市场上很多药企,其实以前赚的钱都是通过这种‘万金油’,它们本身市场体量大,话语权也高,你让这些人不喊疼是不可能的。”刘跃华说。

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对财新记者表示,解决辅助用药滥用问题、实现合理用药应该从如何更好地提升患者的生命质量和健康水平,以及如何实现健康中国这个角度来考虑。“纠结概念没有必要,因为没有意义。这项政策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合理用药。超说明书使用的、不该用的乱用的应该限制。目录的作用在于监控,并非不让使用。用得少了或者被替换说明可用可不用,应该用的肯定还在用。”

各地针对辅助用药的实践显示,被列入辅助用药目录或者重点监控目录的品种销量必然下跌,并且保持此趋势。史录文认为,这证明停用或者限制使用此类药品使用并不影响临床治疗,也证明了这一方法有效......

药企再临洗牌? 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即将出炉 [2018-12-14]

继国家医保局招标采购试点新政之后,又一项影响药费开支的制度推出: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即将出台。12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中提出,将制定全国辅助用药目录。专家指出,目前国内仍然存在严重的辅助用药滥开和超适应证用药问题,全国目录或将有利于对此类药物的界定监控,但要做到辅助用药完全有效管理,仍需配合其他手段。

什么是辅助用药?国内目前尚无权威定义。北京积水潭医院药剂科相关药师曾对50名不同医院药学专家就如何界定辅助用药进行调查,并指出,辅助用药应主要体现为:用于疾病的辅助治疗,但既非针对病因,又非针对症状的药物,一般未获得行业共识的疾病诊疗指南推荐。

调查指出,辅助用药的临床意义在于提高一线治疗药物疗效,减少不良反应,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加快患者痊愈速度等,不应占据治疗主要地位。但此类药品目前已成为中国花费最大的药物,不仅浪费医保资金,而且加重患者负担,是“特有的奇怪现象”。

国风|质疑儿科“神药”匹多莫德 [2018-02-05]

儿科免疫刺激调节“神药”匹多莫德在中国创下40亿元销售后,近期被质疑临床疗效不明。

匹多莫德是一种免疫刺激调节剂,存在颗粒、口服溶液、片剂、胶囊等多种剂型,主要适应症包括呼吸道反复感染、耳鼻喉科反复感染、泌尿系统反复感染、妇科反复感染。同时,可以用于预防感染急性期病症,缩短病程,减轻疾病的严重度,减少反复发作次数,也可作为急性感染时抗菌药物治疗的辅助用药。

2017年12月中旬,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师、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药学硕士冀连梅发文《一年狂卖40亿的匹多莫德,请放过中国儿童!》文章称,被广泛应用的儿童用药匹多莫德没有被收录到任何一本标准的药理学教材,也没有被欧盟药品监管部门(EMA)或美国药品监管部门(FDA)批准上市,查询国际知名医学数据库Pubmed网站和询证医学数据库考科兰(Cochrane)网站发现,平台检索结果均不足100篇文献,而且集中在俄罗斯、意大利、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且排名靠前的文章仍然停留在动物研究阶段,对临床实际指导意义不大。

“肝炎大国”困境:中国为何治疗率低与用药过度并存?[2017-07-28]

世界卫生组织为2017年7月28日的第7个“世界肝炎日”确定的主题为“消除肝炎(EliminateHepatitis)”。中国仍走在努力摘掉“肝炎大国”这顶帽子的道路上。

在中国,肝炎防控实施以预防接种为主,防治结合的策略。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疾控主管施南(Fabio Scano)在7月23日的中国肝炎论坛上指出,中国抗击乙肝最大的经验是乙肝疫苗接种工程,中国新生儿首针乙肝疫苗覆盖率达到90%,经验值得推广。

而中国距离彻底实现母婴垂直阻断仍需时日。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及乙肝免疫球蛋白,可显著降低乙肝病毒感染率。目前,仍有5%-10%的高病毒载量乙肝孕妇所生婴儿会受到乙肝病毒的感染。

责编|任波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M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