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单亲家庭【是啊,我来自单亲家庭,怎么了?】

原标题:是啊,我来自单亲家庭,怎么了?

听见真实故事

文字|翠袖儿

十三岁那年,我在一所中上水平的小学里念书。那个时候,我成绩优秀、心思单纯,生活条件也还可以。在班级当个“小干部”,跟同学相处的也算不错。

在这样简单的环境中,我浑浑噩噩没心没肺的生长着。

突然有一天,老师叫我到校长办公室去,说有人找我。

还没走到校长室,在操场的边上,三个男人围住了我,只听见他们说,“都长这么高了!”“长得像咱家人……”“……”我有些莫名其妙,倒也不觉着害怕。

他们面貌彼此很相像,自我介绍说是我的父亲和叔叔们。

没多久,从茫然中缓过神儿来的我就默然接受了这个事情,并没有表示疑问。因为在这所学校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亲生父亲从小就不在我身边,那个在三年级之前每天用自行车驮着我送我上学的爸爸,他是我的继父。

同学们都很羡慕我这样的待遇,却从不知这些底细根由。对!我几个月大的时候,我父母就离婚了。

那个年代,离婚也算是惊世骇俗的了。我的父母也算是新思想有个性的知识分子,没有将就凑合,把婚姻的不幸及时终止于矛盾之初。

我在姥姥家长大,姥爷对我视如掌上明珠,从小惯宠到大。所以,我并没觉得缺少父爱什么的。

后来,迫于生活上的各种压力,母亲在我七八岁时再婚了。继父是个老实人,喜欢带小孩儿,在我还不会骑自行车之前,上学都是他骑车接送的。

没有人知道我的家庭与别人有什么不同,我自己也从没把这当做一回事儿。

这次,我的生父来找我,是因为我那权威的爷爷去世了,他们想给我转到一所更好的学校去念书。

那天商量转学这事无果,我姥爷说什么也不同意,就差把登门拜访的我父亲和叔叔们轰出去了,结果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说句实话,对于十三年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父亲,我既不排斥也不亲近,毕竟陌生嘛!就是觉得有些特别,这事过去了也没太往心里去。

第二天跟往常一样上学去,突然感觉处处都异样。同学们背着我窃窃私语,都暗地里打量我。说话和玩耍时也不像平时那么自然。

一上午,我不知所谓很是诧异。最后一节课将要下课的时候,班主任张老师提前结束了课程,表情严肃庄重地说了一段话。

从这刻起,我才恍然大悟,一切的不适皆是源自于此。

她先是当着全体同学介绍了我的家庭情况,然后,又以无比同情的口吻对我报以安慰,最后,她号召全体同学帮助我、关心我,总之我听明白了,是要把我当成大熊猫一般来对待。

在全体同学的同情怜悯的目光中,我的自信和一向良好的自我感觉荡然无存,只想把头低到尘埃里。

成功地把一个心无挂碍的小姑娘“帮助”成了心思沉重的另类。然而这还不够,远不能体现她的“伟大”胸怀和悲天悯人的“善举”。

在把我晾个通透之后,她用了一个我和同学们都闻所未闻的词汇,彻底让我无地自容。

她是这么说的:咱班同学还有家里“缺一角”的没?早点告诉老师,好让大家进行帮助!

“缺一角”即没有父亲,或没有母亲。

那时,我只想跟她说,我什么都不缺。

我继父照顾我,我生父惦记我,我姥爷更是宠爱我!然而,我却什么都说不出,一切话语像是堵在喉咙里,只是在内心轰然作响,炸得自己耳畔轰鸣。

从此以后,我便少言寡语,一直到长大参加工作以后,才逐渐恢复。

这件事,我只愿从未发生。只愿他们都不曾知道。

- END -

你的每一个“在看”

我都认真的当成了喜欢